在浙大龙泉分校生活片断

在浙大龙泉分校生活片断
许孝憘

一、初到龙泉
一九四一年我在碧湖浙江联高求学,寒假期间,为了探
望母亲和大姐〈许孝慰,当时为浙大分校物理系助教〉,相约
同窗吴文楠一起步行回龙泉。同行的有胡伦清先生的女儿胡
蕴链,还有一位联离商科的同学王陈章,碧湖去龙泉约二百
四十华里,第-天走的是公路,第二天逐渐转入崎岖不平的
山道,我们整整翻越了一天高山峻岭,第三天黄昏才到达龙
泉,已是夜色朦胧,远远山坡隐约可见。龙泉是一座古老县
捕,距离分校尚有八华里,文摘的家就居住在这里,他回家
取了盯笼和火柴,与我们告别,只有我和胡蕴饪还要赶往分
校。我们走过大桥不远,天已暗下来,沿途是-条傍山小
径,路下一片宁静的田野,山上荒坟垒垒,阴森森地令人不
寒而悚,我们边走,边谈话,用以分散内心的恐惧,
加快步子向前奔,转过一大弯,忽见远处点着自炽我灯的教
室,我们紧紧揪住的心顿时松驰下来,感到无比的兴奋和温
暖。教室虽然是用树皮搭成的,面积也不很大,我们却把它
看成是一座神圣的建筑。从这时开始,我就深深地爱上了龙
泉分校,这个浙江的最高学府。
二、战火中跨逝校门
4 2 年5 月,在联高毕业的前夕,日寇又一次发动攻势
向丽水迸发,联高所在地一一碧潮,日趋紧张,学校决定让
毕业班学生提前离校,于是我就在五月下旬离校,回到龙泉
右坑坡。大姐和母亲在这里租了}间民房,这就是我们的临
时家庭。
龙泉并不宁静,每天都有空袭警报,总要陪着母亲往山
拗里躲避,山谷里酌松涛几乎成了我们的好友。这时校方已
在议论迁校。一天傍晚突然来了一位国民党军官,他要占领
我们的住房,强令我们即刻离开,没奈何,只得我挑夫邦着
搬,可是挑夫害怕半路“抓夫”,不肯干,经再三请求,并
多给报酬,才算答应了,可是往何处搬呢?学校既未通知,
一时没有了方向,只好暂时跟着挑夫冒险往山上跑,临时在
在山上住了三、四天,随后下山打昕,方知学校已决定迁往
1~~
者害。我们艾匆生忙忙甜步A 事!有哮,陀!霄甸亲步行到竹
口,改乘竹校里l 达1世寝。边~ E偌大学拒牙,载新近报考浙
大,酿着一位·往来于f{‘ i更与竹口之恒白白通讯员去报考。I临行
·.
匆匆,忘记带土声中文凭,走了二天,大姐带着文凭随后赶
芳,也走了一天才赶至)I,当受大如责备肘,我还硬着嘴不认.
错,但心堕碗感到惭悦。
整个暑假东奔西走,忙忙砰霄,非本安不下心来泪课迎
考,发榜肘,虽然棋士有萃,但总感有yj}. 绩不够理想。就这
样在故火中进了浙大龙泉分校,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。
三、避目寇,辗转逃阁北,
.. 躲瘟疫,匆匆遐龙泉
竹口入学考试后,仍回松溪,离校溪县城不远的大柿镇,
·.
是一个鼠疫灾区,镇上十室丸空,寺要没有一个和尚,不是
死了就是逃了。我们居住在大怖镜,终日提心吊胆,大姐每

天起床都要按按自己的腿部、腔部、腋下的淋巴结,几乎成
了“防疫三部由”。每到晚上远远听到焚毁死者用品时传来
的法螺声、野狗狂吠声,令人毛骨悚然!这样终日惶惶地度
过一段时间,据闻日寇退出丽水,大家准备返回龙泉。一位
管理员接受了鹿竹役的住务,出入于一家家统工家庭,不幸
染上鼠疫,一个多星期,就去世了,于是师生们又突然慌张
起来,急急忙忙地卷起铺盖,搭上不知从那里雇来的竹缆匆
匆奔回龙泉。
四、忆生活琐事
抗战时期,大后方的学生多数断绝经济来源,依靠教育
贷金生活,艰苦可想而知,但在学校这个大家庭里,无论教
师z 学生都不畏惧艰苦,平时教师辛勤培育,学生勤奋学
习,师生相处亲密无间。
我们理、工、农二年级学生都在坊下曾家大院,女学生
人数很少,只有五人,一起住在曾家大院二楼一间房里,二
楼朝北一排住的是女教职员,女生指导员姚含英先生就住在
我们斜对面,她是一位和需可亲的长者,经常关心女同学的
生活和健康。她的隔壁是王德华的姐姐,在大学当会计,患
肺结核身体非常虚弱。我们这些无家可归的学生,像樊文淘
与我〈当时大组和母亲已去昆明西南联大任教〉便经常在饭
后去她房间聊天,每当她病发时,就在傍照料她。有一次朱
重光先生的爱人见到我们时,曾善意地规劝我们防止传染。
由于被此之间感情较深p 还是照样往来,直到我们离开龙
~9l
泉。听说第二年她就离世长眠了。然而她的孤傲、洁僻、谆
朴至今还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。
在校生活很艰苦、学习很紧张,大家却毫无怨言,还经

常苦中求乐,我印象中最深刻的有两件事z 一件是参加芳野
剧艺社的公开演出P 另}件是到龙泉县城观看灯会。我不是.
戏剧爱好者,也从来不演话剧,芳野剧艺社决定排演《家》
需要好多位女演员,于是把我拉去滥竿充数。开始要我演婉
儿,后来叉要我演周氏。排演颇费时日,每晚都得排演,经
过一个多月的苦练,才去龙泉县城公演。当时龙泉古城缺乏
文娱生活, 《家》的演出哄动→ 时。
1 9 4 4 年元宵,迁来龙泉的中央、中国、交通、农民
四大银行,集资举办灯会,盛况空前。时值寒假,我们欣然
‘ ’ 前往观光。刚进县城,只见灯光照耀得如同白昼,人头钻
动,熙熙攘攘,好容易才找到一个位置。但见花灯式样繁多,
..
有龙灯、狮舞、还有车阁、台阁等等,把五、六岁的儿童-个
. 个穿戴美丽的戏装,扮演成各种角色,拱托在五色滨纷的舞.
台布景上,光彩夺目,煞是好看。使我流连忘返,一直至凌
晨三时才回校。在归途中已精神迷糊,大有腾云驾雾之感。
光阴在再,离开龙泉已整整四十五年了,回忆往事还历
历在目,同学的互相切磋、教师的谆谆教诲至今难于忘怀。
龙泉t 这块曾经哺育过我们的故土,愿你永碟青春,繁
荣昌盛。
E作者简介E
许孝憘,女,浙江杭州人。农经系1946届,历任复旦大学设备科科长、生物系办公室主任等职。现已退休。

《在浙大龙泉分校生活片断》上有1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